凌文调离国家能源集团

凌文调离国家能源集团

4月25日,国家能源集团党组副书记、总经理、董事凌文确认调离工作岗位。有消息称其将赴任山东省副省长。

在离开国家能源集团之时,凌文动情寄语 “我在能源集团工作了6318天,最难舍的就是各位。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各位把我从一个不懂煤、不懂电、不懂运输的“学子”,培养成为一位中央企业的主要负责人,有何成就都归功于组织,归功于各位。我54%的时间都在国家能源集团。今天离开,我把我的心分一半永远留在国家能源集团,希望大家在王祥喜同志、在新的党组领导下一定要完成国家能源集团建设世界一流示范企业的任务。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凌文在国家能源集团告别视频

凌文,1963年生,现年56岁。2001年进入神华集团,此后一直在神华集团任职。2017年年底,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重组为国家能源集团,凌文被任命为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董事、党组副书记。此外,凌文还有多重身份——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博士生导师。

凌文调离国家能源集团

国家能源局官网集团领导一栏已撤下凌文信息

神华集团和国电集团的合并重组,被称作史上最大规模的央企重组。重组后的国家能源集团资产规模超过1.8万亿元,拥有30多万名员工、8家科研院所、6家科技企业,形成煤炭、常规能源发电、新能源、交通运输、煤化工、产业科技、节能环保、产业金融等8大业务板块。国家能源投资集团集世界最大煤炭生产商、最大火力发电商、最大可再生能源发电商、最大煤制油和煤化工公司于一身,集团8个板块中有4个居世界第一。

凌文曾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表示合并后他最大的压力是安全压力,惦记最多的是如何聚拢30多万员工的人心!

合并后第一年国家能源集团也交出一份满意的成绩单。2018年国家能源集团实现利润735亿。总部以管资本为主,把各个产业,如煤电、煤炭、风电、新能源、运输等进行专业化管理,释放国企改革红利。在这样的运营模式下,2018年国家能源集团销售收入、利润、各大业务板块全面超过了重组整合以前两个集团的最好的成绩之和,实现了1+1>2的效果。

◆ ◆ ◆  ◆ 

凌文有哪些主要观点

凌文调离国家能源集团

煤炭不是“夕阳产业”

“煤是社会的功臣,煤提供了我国从建国以来所有能源消费的75%,煤炭产业的功劳不容抹杀。煤炭曾经在产量、安全、清洁三个方面的问题,目前都已经解决了,这时候应该还煤炭一个“清白”,不要盲目“去煤化”。煤炭行业有什么问题,一定会踏踏实实地解决,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公正地去对待。煤炭行业过去有功,但现在也没罪。

我国能源利用以煤为主体的格局,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不会变化,未来若干年煤炭仍将是主体能源。我们必须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对煤的注意力不要分散。”

牵头组建氢产业联盟

“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不是上马什么项目,而是搭建一个平台,解决中国的氢能产业相关标准、布局以及需要共同攻克的一系列技术问题,整合包括产氢、储氢、运氢、分配,以及电池堆组件、材料、整车、电动机等在内的整个产业链,共同攻关,在世界氢产业中实现弯道超车,创建属于中国的解决方案。

氢能制取现在主要有三种模式,第一是煤制氢,我国煤炭资源相对丰富;第二是可再生能源制氢,当前我国有大量可再生能源无法并网消纳,用可再生能源弃风、弃光、弃水来制氢,简易可行,技术上没有问题;第三是大量的工业制氢,像化工、焦炉等,我国是产能大国,都可以制氢。

氢能毫无疑问在世界各国得到认可,它是未来清洁能源的重要方向之一,在这方面我们很有信心,虽然我们起步较晚,但是中国有很好的优势。”

煤电之间有特殊的矛盾

“我不认为煤电之间有特殊的矛盾,不同意把它激化为煤电矛盾、煤电“顶牛”,这么多年我们合作的很好。包括燃煤发电在内,煤炭与铁矿石、钢等下游产业之间,都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关系。

标志就是,近年来,从过去不断地拉闸限电,到现在安全稳定的能源供应,老百姓不用担心用不上电了,能源供应的问题解决得很好。”

来源:中国能源报

凌文调离国家能源集团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坎德拉学院):凌文调离国家能源集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微信:candela1982

邮件:candela@cd-calss.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